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
来源:为居民送药的武汉社区志愿者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2:59:11


彭志勇:中南医院之前做过一个研究,新冠肺炎流行期间,院内戴口罩的科室和不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感染情况是不一样的。研究发现,一些高危易感染科室因为疫情前期戴了口罩,所以医护人员的感染率是很低的;前期没戴口罩的科室,医护人员的感染率就很高。

“美国钟南山”安东尼·福奇

“统一口径的”领导者彭斯

新京报:针对国外的情况,交流时,你们给出了哪些建议?

彭志勇:我是ICU的医生,到我这边的患者都属于重症了。交流中的感觉是,国内的患者会有肾脏功能损害,但是国外患者表现得更加严重,他们肾脏的损害很厉害。

此前,在特朗普将矛头指向中国,美国国务卿仍用“中国病毒”大做文章时,福奇在接受杂志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己永远都不会用“中国病毒”这种称号。

如今在白宫的疫情新闻发布会上,经常由福奇来回答有关公共卫生和科学问题。不过据美媒形容,福奇就如同走钢丝一般,一边要尽力避免惹恼特朗普,一边要巧妙地减轻总统过于乐观的论断带给公众的影响。

赵剡:是的。因为隔离只能是短时间的遏制措施,你不能隔离一辈子。要想彻底解决新冠肺炎,说白了就是要靠疫苗和特效药。

新京报:除了戴口罩,国内的一些经验会不会不太适合西方国家?

而且一旦隔离了,或者一个城市封城了,不太可能调动其他地方的资源为这一个地方服务。他们会说在中国,湖北这一个省封了,全国都给你们运吃的喝的。确实也是这样,这段时间我们吃的食物都是全国各地捐过来的,假如只能靠湖北自给自足,估计我们早就饿死了。但在国外,比如说法国封了,谁给他们送吃的喝的?